健康热点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热点 > 考研新传冲刺复习:社会热点事件及考点解读(

考研新传冲刺复习:社会热点事件及考点解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新闻传播学考研跟社会热点事件、学界业界紧密相连,所谓“得热点者,得天下”。基于此,帮帮整理了今年的比较重点的热点事件,希望能为大家的答题得分。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英语:2018FIFAWorldCup,俄语:Чемпиона́ т ми́ р а п о футбо́л у2018)是国际足联世界杯足球赛举办的第21届赛事。比赛于2018年6月14日至7月15日在俄罗斯举行,这是世界杯首次在俄罗斯境内举行,亦是世界杯首次在东欧国家举行。本届赛事共有来自5大洲足联的32支球队参赛,除东道主俄罗斯队自动获得参赛资格以外,其余31支球队通过各大洲足联举办的预选赛事获得参赛资格。

  戴扬(DanielDayan)和卡茨(ElihuKatz)1992年合著《媒介事件》一书中提出了这一概念。媒介事件(mediaevents)是指“那些令国人乃至世人摒息驻足的电视直播的历史事件”。即由传媒的聚焦而带来的从数百万到到数十亿的电视微观。作者将媒介事件分为三类:挑战(contest),如奥运会、总统竞选;征服(conquest),如宇航员登月、具有挑战性的出访;加冕(coronation),如皇室婚礼、就职与颁奖典礼等。此次足球世界杯正属于挑战类。

  戴扬和卡茨认为,“媒介事件”具有说服与变革功能:它征服了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观众,激发了人们对个纪念日的沉湎。媒介事件不仅征服了观众,而且有可能引起具有重大意义的态度改变(例如对于萨达特耶路撒冷之行的直播促使了以色列人对埃及的态度改变)某些媒介事件还直接导致社会和变化,成为社会运动的催化剂(例如后来发生的柏林墙倒塌)。

  媒介事件会转移人们对现实社会问题的关注,对受众起到作用,也指出这种无形的作用不是绝对的,媒介事件不仅仅是操作,观众有可能对其进行另类解读或反向解读。他们指出:媒介技术可能在长期过程中引发社会组织的变革,创造并统一比民族更大的社会共同体。

  《创造101》是由腾讯视频、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联合出品,企鹅影视、七维动力联合研发制作的中国首部女团青春成长节目。由黄子韬担任女团发起人,张杰、陈嘉桦担任声乐导师,胡彦斌担任唱作导师,舞蹈导师则由罗志祥、王一博担任。该节目召集了101位选手,通过任务、训练、考核,让选手在明星导师训练下成长,最终选出11位选手,组成全新的偶像团体出道。该节目于4月21日起每周六20:00在腾讯视频独家播出,于6月23日收官。

  《创造101》可谓是今年的爆款综艺,话题热度和流量绝对当之无愧的no.1。作为国内首例女团明星养成类综艺,加上背后腾讯的重金投入,可谓声势浩大。节目上线亿,在网综中轻松获得第一名,比第二名高出近3倍。

  最近十年来,中国大部分热门综艺节目(无论台综还是网综)都来自对欧美、日韩同类节目的授权申请或仿效。尤其是在偶像养成这个高度专业化的特殊品类里,日韩两大体系几乎是国内同行唯一的创意来源。凭借多年积累的经验和财力,中国的偶像养成节目已经可以做到高度复制原版、甚至“青出于蓝”,但是原创能力仍然远远无法达到日韩水平。从这一点看,中国偶像粉丝经济仍然处在早期阶段。

  爱奇艺推出的《偶像练习生》和腾讯视频推出的《创造101》,分别通过仿效和授权的方式,复制了《produce101》的全套流程,并分别推出9人男团NinePercent和11人女团火箭少女101。在执行过程中,《偶像练习生》的舞美明显比原作更绚丽,《创造101》则更强调社交媒体互动,可以视为局部改进和创新。

  2007年,一部《大鹏嘚吧嘚》,第一次让国人将好奇的目光投向“网络综艺”这一新兴领域。经过11年的发展,网络视频用户已达5.5亿,花费5000万元以上制作费的大体量网综越来越普遍,付费网综的市场不断扩大一系列数字和现象都表明了“超级网综时代”的到来。2018年主要在偶像养成网综火爆,《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等从团体偶像、艺能偶像和偶像产业等各个角度全方位打造年轻偶像系列IP。

  8月9日,公众号“半仙幺幺”《史上最全杨超越锦鲤壁纸》文章扒出杨超越的历史微博,发现她无论想要什么,如今都顺利得到。杨超越就是那种被上帝眷顾的,想要什么都有人帮她实现的天选之子,可以说杨超越就是“锦鲤本鲤”了。在文章迅速破10万+后,大批人把头像换成了杨超越,想蹭到杨超越这个“锦鲤体质”的运气。在节目中唱歌跳舞实力表现平平但是靠着粉丝投票一直身居前三高位,最后还得以出道,被网友们吐槽为“转发这个杨超越不用努力就能得第二名”,该梗因此走红网络。杨超越出道后,靠表情包和话题先引爆了。

  20世纪60年代以来,一种新的社会文化形态迅速生长并在世界范围内蔓延。这种文化就是“青年亚文化”(youthsubcultures)。青年亚文化表现为一种反抗的,呈现在代际反抗(generationalrebellion)之中、存在于浪漫化的暴力偶像身上,最集中地表现在“怪异行为”之中,是相对于官方文化、主流文化而言的。由青年亲身创造,往往会被媒体宣传、放大,对传统文化具有一定的颠覆性和批判性。青年亚文化是青年群体自己创建的不同于主流文化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模式。

  互联网是网络亚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青少年用数字化的技术和符号创造新的亚文化。网络青年亚文化形式有很多种,网络就是其中一种形式,其中表情包就属于网络的具体形式。“”采用非常规的形式完成诙谐、幽默、怪诞、荒唐的作品,用背离传统的思维方式和审美方式质疑社会的权威,充分体现了当代青少年颠覆经典、解构传统、张扬个性、讽刺社会的反叛精神。表情包文化来自于大众,是大众对自己的兴趣和体验方式自发的表现。一方面,表情包成为了社交必备的工具和群体狂欢的媒介。另一方面也难免让人对表情包生出质疑与担忧语言文字的复杂性和主导性是否会被表情包削弱乃至威胁。

  6月,花式对骂群席卷网络,比如宝马奥迪奔驰对骂群、香菜好吃与香菜难吃对骂群、熬夜早睡对骂群、拼多多淘宝京东对骂群、奶茶加不加珍珠对骂群等。6月8日下午,微信安全中心发布了《关于微信群聊内文明对话、理性表达的规范与建议》对其进行违规处理。

  在社区、论坛、微博和新闻评论里已经普遍存在的情绪,以一种相对更加非广泛公开的方式,转移到了社交软件的群组里(主要是微信群),微信群里的对骂混乱不堪,突破了现代文明社会理应恪守的道德和法律的双重底线,亟需有关社会各方合力进行治理。

  网络环境治理。微信群这种传播方式,介于公开半公开场合,介于实名与匿名之间,这两种特性,容易让人利用网络发泄情绪,但也容易把人性恶的部分展现出来。人们利用微信群对骂,也是社会心理的延伸,因为社会快速发展,而人们的适应能力有限,所以借此发泄情绪,可以消化负面心理,但这种方式对他人则造成不良影响。人们在微信群进行群体对骂,言语低俗、暴力,这种混乱不堪的现象突破了一个现代文明社会理应恪守的道德和法律的双重底线,对网络环境造成极大的污染。

  网络空间是亿万民众共同的精神家园。网络空间乌烟瘴气、生态恶化,不符合人民利益。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做强网上正面宣传,培育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为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2018年6月20日,甘肃庆阳女生李某奕欲于庆阳市西峰区某大楼8楼跳楼,西峰区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组织救援,但救援工作未能成功,最终李某奕跳楼身亡。

  6月25日晚22时许,从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对此次跳楼事件进行情况说明,称李某奕患抑郁症曾多次试图。情况说明还披露了李某奕在校期间被猥亵案件情况,其高中班主任吴永厚因猥亵李某奕被行政拘留十日。

  这件事在网上被曝光之后,全国各地的网友们愤怒地留言谴责这些围观者:“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围观群众”也瞬间成为一个恶意满满的贬义词。很多人甚至对我们的国民性彻底失望,认为举国上下都是鲁迅笔下麻木不仁的“看客”。

  吃瓜群众。“看热闹”也属于人类心理防御机制的一种体现,具有一定的适应意义。当人们在遭受困难与挫折后,做一个吃瓜群众看看热闹能够减轻或免除精神压力,让人恢复心理平衡。心理学中有“镜像自我效应”:人们会把他人当做镜子,如果别人过得很好,在某种程度上就会显得自己过得不好,这就让我们不开心,人们会倾向于忽略这件事情,这就是另一种防御机制叫否认;而如果别人过得不好,我们就愈发想去关注他,甚至关心他,因为这从另一角度反映出我们过得很好,至少没有遇上太大的灾难或羞辱,这对我们这对我们的自尊心也是一种补偿。

  看热闹围观可能有罪。围观他人并采取起哄、叫好、吹口哨、面带笑容拍视频、发朋友圈评论等方式要承担妨害公务罪,在排除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正在执行任务的特殊情况下,都要求行为人采取暴力、威胁方法进行阻碍,故围观并哄闹的不构成本罪。寻衅滋事罪,要求行为人在公共场所起哄,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故围观并哄闹的不构成本罪。虽然不构成刑事责任,但是可以进行行政处罚。

  网络直播规范。甘肃庆阳女生跳楼时,却不断有人起哄、鼓掌,甚至在快手等平台上进行了直播,评论中也出现了“要跳赶紧跳”等说法,这已不是第一次网络直播了。随着网络直播、视频平台的兴起,各种乱象随之产生,国家网信办出台了《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对这些平台进行管理,要求平台需要尽到一系列的责任。

  其中,《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第七条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主体责任,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健全信息审核、信息安全管理、值班巡查、应急处置、技术保障等制度。第八条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具备与其服务相适应的技术条件,应当具备即时阻断互联网直播的技术能力,技术方案应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第九条则指出,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以及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从事危害、破坏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传播淫秽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不得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